遗产纠纷情何以堪

简体  |  繁体

 

年近八旬的姚先生,惊闻挚爱的独生女儿欣婷,因不敌癌魔突袭,已余日无多,万分悲痛的他,赶忙从台湾到美国来,一心企图就算倾家荡产,也要让爱女转危为安。然而天不从人愿,姚先生仅得见濒弥留欣婷最后一面。

世间至不幸的事情之一,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欣婷自小就多受事业有成的姚先生百般宠爱,留美、恋爱、结婚、购屋成家、生两女,在在事事享为父者爱屋及乌专利,张口必予,嘘寒送暖犹恐未及。女儿在世时,对女婿浩宇为人唯利虚伪多有抱怨,但姚先生总以为不过是小儿女争,听听就算,没想到治丧过程,女婿不但不显悲伤,反而频问姚先生,欣婷遗产,老丈人意下应如何转承?

欣婷名下各项遗产,无论珠宝首饰、钢琴、股票、寿险、南湾海景宅、甚至玫瑰岗岭顶福地,皆出自姚先生之爱女不禁而予口袋。女儿今已不在,两外孙女成了他的世间寄情之托。欣婷去世时未留遗嘱,外孙女们也未成年,依法可开始遗嘱认证程序的亲属或其他利害关系人,非姚先生本人即女婿浩宇。姚先生委托一位律师进行遗嘱认证,并在两外孙女概括继承的前提条件共识认知下,同意由女婿浩宇担任代理人,还由姚先生代他付了保证金。

祸不单藏,姚先生伤心回台后,上初中的大外孙女屡次在电话中对外公哭诉,爸爸早已经开始交新的女朋友,现在不但雀占鸠巢双栖同宿,还异口同声,恐吓要把她逐出家门,现况已是渡日如年。原先还希望女婿能安分守己,父兼母职照顾两个女儿的姚先生,闻此气愤不已,只好出钱情商至亲帮忙收留照顾。

遗嘱认证程序一波三折,女婿、律师竟然连手打算曚混,拖延五年依然只生枝节不见结果,姚先生觉察有异,经亲人推荐,改由我们律师楼为他出面,理清两外孙女的权益。

律师们倾力收集了关于欣婷财产来源的证据,经过繁复的法律诉讼程序,终于帮姚先生的孙女儿们,全数争取得到她们应得的遗产,了却外公饱受煎熬;心悬八年的大事。

如有任何切身法律疑难,请迳电就近的刘美芳律师事务所洽询。华人工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