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水文学家被控间谍备受煎熬 检方庭审前为何突然撤销指控?

简体  |  繁体

雪莉·陈(Sherry Chen),中文名陈夏芬(Xiafen Chen),在俄亥俄州国家气象局工作的水文学家于去年十月份被捕,被指控为经济间谍。在庭审前一周,检方突然放弃所有指控。

华裔科学家被指间谍被捕 

2014年10月20日,陈女士像往常一样开车去位于俄亥俄州威明顿市国家气象局上班,她负责预测俄亥俄河沿岸的洪涝情况。因为刚刚从中国回来,她时差还没有调整好。当她走向办公桌时,以为这只是普通的一天。然后老板把她叫到办公室。一进入老板的办公室,后门就被打开,随即走进6个自称来自联邦调查局的特工。联邦调查局指控陈女士,使用偷窃来的密码下载美国的大坝信息,并且在对是否与中国高级别官员见面的问题上撒谎。

陈女士,中国出生的水文学家,现美国公民,59岁,曾经在联邦政府因为优秀的工作成绩而获奖,现在却被指控为中国间谍。她被捕后戴上手铐,被带到到40英里外的代顿(Dayton)的联邦法院,在那里她被告知她面临25年刑期和约100万美元的罚款。

被逮捕后,陈女士的生活完全陷入了混乱,她的工作被暂停并且不被支付工资。她远在中国的家人只好四处筹钱为她支付律师费。她的朋友和同事都不敢去探望她。电视台的新闻车就停在她家院子的门外,等待着拍摄这位隐藏在威明顿市普通郊外的外国间谍。

“我完全睡不着。”陈女士在近期的采访中说。“我吃不下东西,连续哭了好几天,什么也不能做。”

5个月之后,折磨突然结束了。在2015年3月,仅仅在预定开庭时间的一周之前,检方撤销了对她的所有指控,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我们只是在行使检察官的自由裁量权。”詹妮弗·桑顿(Jennifer Thornton),美国俄亥俄州南区检察官办公室的新闻发言人说。她补充到,去年被司法部控告或达成和解协议的被告有接近400人,司法部最终放弃对其中13人进行起诉,包括了陈女士。美国检察官办公室没有对此事进行评论,但是毫无疑问,美国执法部门在将来调查与商业间谍相关的案件中将会面临更大压力。

过去几年,政府官员不断强调中国黑客或者间谍的在偷窃美国的商业机密和其他的敏感信息。在这种氛围下,似乎美国的公司只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被中国黑客窃密的公司;第二类是被中国黑客窃密但是自己却不知道的公司。

在2013年,总统奥巴马宣布要以新举措来打击商业窃密案件。首先就是要更加严厉的调查和起诉与间谍相关的案件,司法部在2013年基于商业间谍法起诉的相关被告比上一年增加了近30%。而在2014年中,这个人数又增加了33%。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公开文件显示,近半涉及经济间谍的被告都与中国有关系。

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检方关注到了陈女士。

“他们偶尔碰到一个中国裔的联邦工作人员,并且有一丁点证据显示这个工作人员可能试图帮助中国,但是毫无疑问,这里也有红色恐慌和种族主义的因素在其中。”彼得·陶仁(Peter J. Toren),一个专门调查电脑犯罪和企业间谍前联邦检察官说。

根据对陈女士以及她前同事的采访,以及长达一年的陈女士的邮件记录,显示出检方在积极寻找指控陈女士是间谍的证据,但是检方最终失败了。

“政府以为他们在调查中发现了大量的信息,”马克·拉西(Mark D. Rasch),一名前司法部负责商业间谍和电脑犯罪的检察官看完案件材料后说,“问题是这些事实并不足以在法律上证明陈女士有罪。”

从小致力研究水文的北京女孩

陈女士,其中文名字是夏芬(Xiafen),生于北京。从她小时候就显示出了作为工程师的天分。她的叔叔曾建议她从事建筑设计,但是她说她对抽象自然中的水和空气更感兴趣。“你只用自己的眼睛是看不到的,这些自然中的水比你看到的更加复杂,我觉得非常有趣。”陈女士说。

她在北京结婚并且取得了水文学的学历。之后她搬到美国,在内布拉斯加大学继续水资源和气象研究事业。她在1997年成为美国公民,在为密苏里州政府工作11年后,于2007年开始在位于俄亥俄州的联邦气象局工作。

之后,她和她的丈夫,一个电子专家,住进了威明顿市一个农场风格的房子中,距离她的办公室很近。

当问及陈女士关于她的房子或者爱好时,她只有简短的回答,但是当问及俄亥俄河的水流时,她可以说几个小时。有约2500万人居住在俄亥俄河盆地内,从匹斯堡到开罗市,共约900英里,一直汇集到密西西比河,在沿途会经过美国陆军工程部管理的大坝。陈女士设计了一个模型来预测俄亥俄州区域的洪水。这个模型包括了不断的收集水位和降雨量的数据,以及沿途大坝的开合如何影响水流。

为了更好的预测洪水,陈女士特别注意搜集数据。因为8年反复的鼠标点击,陈女士右手甚至患上了腕管综合征。

为帮侄子的准岳父,见水利部高干埋下隐患

陈女士每年都会回北京看望她的父母,这也是她麻烦的开始。在2012年的时候,一个侄子告诉她,他未来的岳父和一个省的高干有关于水利设施建设费用的纠纷。

这个侄子知道陈女士的以前同学,矫勇已经是中国水利部的副部长,并且监管中国的水利设施的基础建设。陈女士说,她的侄子希望她能够联系矫勇并且帮助他未来的岳父。因为她已经多年没有见过矫勇了,陈女士不愿意帮忙,但是最终还是联系了矫勇。

矫勇的秘书帮陈女士在北京市中心安排了与矫勇15分钟的见面。矫勇说他会试着和省委沟通一下此事。在他们的谈话快说完的时候,矫勇提到他正在给中国年久失修的蓄水系统拨款,他很好奇美国类似的项目是如何获得资金的。

陈女士说,这个本是一个很随意的问题,但是她很尴尬的是她也不知道。她突然意识到她作为中国学水文的学生时都对中国的水利项目资金都很了解,但是现在身为美国水文学家却对她的新国家的水利项目的资金来源如此不了解。

陈女士一向都注意细节,这件事情让她始终觉得不安。回到美国俄亥俄后,她开始寻找答案。之后她发给了矫勇关于美国水利项目融资的一些网站链接,但是没有一个是直接和矫勇的问题相关的。

多年合作伙伴举报 一个密码引起的指控

黛博拉·李(Deborah H. Lee),时任美国陆军工程部水利管理部门的负责人,陈女士曾经和他合作过多年。

法庭的文件显示,李女士告诉陈女士去参考他们的工程部的网站,并且告诉她如果陈女士的前同学还有进一步的问题,可以直接联系她。于是陈女士于是发出了第二封,也是最后一封,告诉矫勇可以直接和Ms. Lee打电话。

但是陈女士不知道的是,在和陈女士交流之后,李女士就向美国商务部的安全人员汇报了此事。李女士说,她担心陈女士是不是在为国外全面收集美国陆军工程部如何管理水资源的信息。

李女士拒绝对她为何向安全人员汇报此事的动机进行评论。2014年9月,她离开美国工程部,开始为美国海洋大气局工作。一个美国海洋大气局的发言人说,李女士和美国海洋大气局都不会为对此事做出评论,并认为这是一件李女士的私事。

如果矫勇真的试图招募陈女士,那么他也专业而且懒散了。矫勇一周后才回复陈女士的第一封邮件。在第一封邮件中,矫勇用英语写到“你好夏芬,谢谢你转给我的信息,我会看一下的。”他对第二封邮件的回复更加简单:“谢谢。”

陈女士说她从不知道矫勇副部长最后有没有帮到她侄子的岳父,并且从此再未听她的侄子提起过。

在陈女士寻找给矫勇的答案时,她曾经查询过美国国家水坝数据库。这个数据库是由美国陆军工程部负责管理的,对美国政府雇员以及有需求的公民开放的。只有一小部分数据,只对政府工作人员开放。

作为一个政府的雇员,陈女士有访问数据库的完整权限,但是她并没有密码。联邦政府从2009年起开始要求密码登陆,陈女士已经多年没有访问过这个数据库。她问了她的旁边工位的同事,雷·戴维斯(Ray Davis)。戴维斯重新给陈女士发了密码,虽然他过去早已把密码和登陆信息发给过整个办公室的人。

陈女士并没有给矫勇找到很多有用的信息,但是的确下载了她认为对她的预报有用的关于俄亥俄州大坝的数据。对于矫勇副部长来说,陈女士只是在在邮件中附上了大坝数据库的链接,并且告诉他这个数据库只有政府人员才能使用,非政府工作人员不能下载任何信息并且明确告诉矫勇,如果他有问题,可以联系李女士(正是举报陈女士可能是间谍的李女士)。

当戴维斯之后被美国商务部官员询问时,他说他根本不记得给陈女士密码一事。陈女士也说她也想不起来收到过密码。并且两人都认为他们从未做过任何错事。

但是就是这个密码,开始困扰陈女士。大约在陈女士拜访矫勇一年后,有两个美国商务部的特别探员来到陈女士的办公室。他们询问了陈女士几个小时关于密码的事情,并且询问她和矫勇在15分钟的谈话中说了什么。在此之后,陈女士有3个月没有听到政府的任何消息。

一份联邦调查局的2014年7月11日的备忘录显示,联邦调查局认为美国陆军工程部是此案的受害者,陈女士为中国搜集情报。

在2014年9月,陈女士和她的丈夫在搭乘去北京的航班时被拦下,并且他们的箱子遭到了搜查,但是最后他们被允许回到飞机上。在此次回北京的期间,陈女士的父亲病逝了。

从北京回来后,十月份,陈女士就被捕了。在代顿法院,陈女士被控四项重罪,包括从限制性政府数据库中非法下载关键国防基础设施信息,即美国大坝数据库,还有撒谎。撒谎指的是她对联邦探员说她2012见过矫勇,但是实际是2011年。其他四项指控随后加上。

指控陈女士证据不足 陈女士律师质问检察官

在陈女士被捕后,陈女士的名字立即在互联网上传开。这个案子被一家本地媒体和一家华盛顿媒体重点关注。

陈女士的律师在庭审前一周要求和美国检察官见面,并且问检察官:“如果陈女士是间谍,为何她会从中国回来后告诉她的同事我和这个中国官员见面了,这个是他想要的信息?为什么她会告诉那位中国官员,这个是我老板的电话?为什么她会通过电子邮件来询问密码?”

陈女士的律师说,检察官听完他的质问后一言不发。在3月10日,他们见面后的第二天,检察官撤销了所有的指控。

司法部长发声 商务部到处寻找间谍

陈女士的遭遇仅仅是美国大规模打击中国商业间谍的一个缩影。执法部门对商业间谍案件的调查数量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从2009年到2013年提高了60%。

在2013年,时任美国司法部长的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说司法部会加大对商业间谍案的调查力度。2014年美国控告5名中国军人偷窃商业机密(虽然逮捕的几率微乎其微)。

在美国内部,检察官最近援引外国情报机构监管法案(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起诉一个中国公民在玉米地偷窃杂交玉米种子。除了实际监控,政府还援引外国情报机构监管法案中的特别搜查令,来监视可疑对象的信件,电子邮件电话,并且在可疑对象的车上安装跟踪装置。

在费城的另一起案件中,一个美国居民和一个中国公民一起被诉故意破坏服务器以掩盖偷窃商业机密的行为。这名中国公民已经被关近2年,他的审判时间是今年的11月份。

陈女士说,她依然能回忆起宣誓加入美国国籍的那一刻她是多么的自豪。但是她也常常回忆起在自己的同事面前被戴上手铐并且被带入美国联邦调查局警车的时刻。陈女士说,虽然这样,她依然非常想回到美国气象局工作,她的预测模型非常重要,她很想念她的同事,想念她的工作,因为那就是她的生活。

陈女士的工资和福利已经恢复,陈女士还在等待美国商务部对是否同意她返回美国气象局工作作出决定。美国商务部并未对此事进行评论。

–法佑网